行业新闻

优发国际:IMF发布全球经济前景及政策挑战呼吁G20决策者立即行动

时间:2022-09-11 浏览:

优发国际导言:2月26日,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上海会议召开。会议前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工作人员报告《全球经济前景与政策挑战》,展望未来对全球经济趋势、潜在挑战的预警,并呼吁 G20 决策者立即行动起来,大力实施现有的经济增长战略,同时规划更加协调的行动来支持需求和促进增长。

一、全球经济展望与挑战

(一)近期经济形势概览:全球复苏因金融动荡加剧和资产价格下跌而进一步减弱。

优发国际2015年末,在金融风暴加剧、资产价格大幅下跌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全球经济运行情况不尽如人意。需求不足、潜在增长放缓以及发达经济体普遍缓慢复苏。

美国。随着房地产市场的走强和劳动力市场的复苏,内需有所改善,但由于美元升值和能源投资减少石油价格下调对全球经济政治的影响,市场预计美联储加息步伐将加快会慢下来。

欧元区。有迹象表明逐渐复苏,受益于低油价带来的成本降低,但低投资、高失业率和糟糕的资产负债表仍然阻碍了增长。

优发国际日本。 2016 年日本经济将延续疲软态势,但在财政刺激、低油价和宽松金融环境的支持下将企稳。

由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等负面因素,新兴市场的前景也不容乐观。

中国。鉴于中国房地产市场、信贷市场和投资仍不平衡,预计 2016 年中国经济将继续走弱。

优发国际:IMF发布全球经济前景及政策挑战呼吁G20决策者立即行动

印度。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实际收入增加以及最近实施的政策改革,预计增长将保持其步伐。

巴西。最新数据显示,它所面临的衰退远比想象的要严重。

俄罗斯。由于低油价和制裁,经济面临收缩。

其中,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制造业活动放缓不仅对新兴市场经济体产生负面影响,也是全球制造业、贸易和投资走弱的关键因素。中国进口需求疲软直接打压大宗商品价格和市场信心。 1 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 2016、2017 年的全球增长预测分别下调 0.2 个百分点至 3.4% 和 3.6%。

油价进一步大幅下跌,反映出全球需求疲软以及欧佩克成员国继续增产的预期。油价下跌给燃料出口商带来财务压力,影响其增长前景。对于石油进口国来说,低油价可以支撑需求并降低商业能源成本。油价下跌的部分原因是石油供应增加。石油进口国相对于出口国的更高消费倾向将支持全球石油需求。然而,有几个因素削弱了低油价的积极影响。一是面临金融压力的石油输出国无法平息油价冲击,内需大幅下滑。其次,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投资随之下降,进一步削弱了全球总需求。最后,由于经济低迷,石油进口国石油消费增长不如预期强劲。而在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油价下跌并未转嫁给消费者。

发达经济体增长乏力,中国经济增长难以预测,全球市场避险情绪持续升温,导致全球股市大幅下挫,信用利差扩大,国债收益率跌至历史水平,进一步收紧新兴经济体的外部金融环境。此外,资本流动收缩,许多主权利差上升石油价格下调对全球经济政治的影响,许多货币兑美元进一步贬值。尽管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环境普遍较为宽松,但随着公司债券市场收益率上升和股价下跌,金融环境趋紧。

(二)全球经济面临重大风险

在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全球经济已经脆弱,面临多重风险:

优发国际:IMF发布全球经济前景及政策挑战呼吁G20决策者立即行动

持续的金融市场动荡和资产价格下跌将使发达经济体面临更严格的金融环境、更高的融资成本、风险溢价和风险利率。资产价格下跌带来的财富效应也会对消费造成压力。发达经济体的负面影响最终会波及全球,削弱全球增长。

发达经济体金融市场表现不佳,引发全球投资者避险情绪上升,大量资金撤出新兴市场,使这些经济体的金融环境更加严峻,导致人民币进一步贬值新兴市场货币石油价格下调对全球经济政治的影响,以及企业资产负债表进一步恶化。融资困难。

弱于预期的中国经济对全球贸易、大宗商品价格、市场信心、金融市场波动和货币估值产生了强烈的溢出效应。

随着油价进一步下跌,石油出口国将不得不削减支出,因为他们的财政盈余下降。在当前的低通胀环境下,需求减少将引发通货紧缩风险。

最后,由恐怖袭击、难民涌入和流行病蔓延等非经济因素引起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其他冲击将对全球经济活动、国际贸易、金融和旅游业产生负面影响。

二、用政策促进增长和控制风险

(一)发达经济体:供需双方需要结合

在发达经济体实现高速增长需要需求侧支持和结构性改革,才能真正增加潜在产出。在需求方面,长期需求低迷会降低潜在产出,影响未来盈利预期,从而降低当前需求。在政策方面,一些结构性改革可以在促进供给的同时提供短期需求支持,但一些改革需要一些辅助性的宏观政策,以尽量减少可能出现的短期通缩,加快改革的影响。

优发国际:IMF发布全球经济前景及政策挑战呼吁G20决策者立即行动

当通胀仍低于目标时,仍应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

美国在 2015 年 12 月中旬加息后,应继续与市场保持良好的沟通,并根据其明确的国内经济趋势采取进一步行动。

在欧元区,欧洲央行的资产购买计划增强了市场信心并改善了经济状况石油价格下调对全球经济政治的影响,但通胀仍处于低位,应通过可用工具继续实现价格稳定目标。此外,量化宽松应该伴随着更加平衡的政策组合,包括财政支持、资产负债表改善和结构性改革。

日本已表达了通过实施负利率来对抗通货紧缩的决心,现在应该通过财政政策、结构性改革和扩张性收入政策来支持其负利率政策。

发达国家不应过分依赖货币政策,而应在财政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利用中短期财政政策支持经济复苏,扩大投资。必要时,削减财政赤字还应适当考虑经济增长和促进创新和生产力的支持政策。美国应通过财政努力继续保持稳定的债务与 GDP 比率。欧元区需要各国迅速执行其投资计划并带来中短期增长。日本应逐步提高以消费税率为核心的财政调整,强化财政体制,为增长带来政策空间。

通过结构性改革提高潜在产出至关重要。以提高长期增长水平为目标的、适合各国国情的可靠结构改革有助于建立市场信心并刺激投资和消费。降低商品市场准入门槛和刺激劳动力市场等结构性改革也将直接提振需求。市场约束的减少不仅有利于潜在产出,也有助于提高需求侧政策执行的有效性。

为了改善美国的劳动力供应、生产力和增长,需要采取多种政策,包括扩大对低收入工人的所得税减免、提高联邦最低工资、改善家庭福利以及全面技术移民改革,以及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创新激励和职业培训。

欧元区在国家层面实施了劳动力市场、商品和服务市场以及偿债改革,这将有助于提高生产力和竞争力。在区域层面,大力推动资本、交通、能源和数字技术的逐步统一,将有助于提高生产力和经济一体化。

优发国际:IMF发布全球经济前景及政策挑战呼吁G20决策者立即行动

在日本,收入分配调整政策和结构性改革对于解决持续低迷的增长和负担过重的货币政策至关重要。结构性改革应侧重于改善劳动力供应和进一步放松对商品和服务市场的管制。

(二)新兴经济体:减少脆弱性,增加潜在产出

面对外部金融环境趋紧的情况,新兴经济体应通过加强监管、运用宏观审慎措施、改善企业和银行业的漏洞等方式,管控市场脆弱性,重建市场调节能力。对于仍有财政盈余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可以通过财政缓冲来平滑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带来的调整;而其他国家则需要规划财政调整,以有效减少公共支出并调动新的收入来源和增长模式。此外,在考虑到汇率贬值对资产负债表和国内通胀的影响的情况下,汇率波动的适当灵活性也有助于缓冲不利的外部冲击的影响。虽然大宗商品净进口国可以从通胀压力和外部脆弱性降低中受益,但货币政策的放松应该是适度的。更进一步:

中国政府应确保就其汇率政策保持清晰的沟通,并接受与经济再平衡相称的适度增长放缓。如果增长过度放缓,中国应考虑在预算内进行财政刺激;

高通胀预期和巨额财政赤字仍然是印度的主要宏观经济调整目标。印度应选择从紧的货币政策,以确保通胀和通胀预期持续下降,并需要进一步推进全面的税制改革。减少补贴。未能改善公司财务和公共银行资本质量可能会威胁金融稳定;

巴西政府应改善僵化、不可持续的支出模式。将通胀降低至 2017 年 4.5% 的目标将需要紧缩的货币政策;

鉴于油价下跌的冲击石油价格下调对全球经济政治的影响,俄罗斯需要在 2016 年调整支出;最近暂停货币宽松是合适的。

政策制定者需要加快结构性改革,以促进增长并确保其可持续性。改革应旨在缓解基础设施瓶颈,促进鼓励创新的充满活力的商业环境,并加强人力资本。

优发国际:IMF发布全球经济前景及政策挑战呼吁G20决策者立即行动

中国的金融自由化取得了小成绩,但国企改革需要更加雄心勃勃、加快步伐。

印度政府应进一步改善长期存在的供应瓶颈,特别是在能源、采矿、电力行业以及食品储存和配送方面,并继续关注劳动力市场改革。

巴西的结构性改革提高了生产力和竞争力,实施基础设施项目特许经营计划是关键。

俄罗斯应重点加强治理和产权保护,减少行政壁垒和控制,提高国内市场竞争力,并在市场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快振兴私有化。

三、多方协作,共同成长

同时,需要采取更积极的多边行动来促进增长并降低风险。

数据显示,目前只有不到一半的主要承诺正在实施。为支持全球经济活动并遏制风险,G20 必须立即采取行动,通过可用的财政空间增加公共投资,支持结构性改革,并加快执行现有 G20 经济增长战略。

鉴于国际金融市场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相互的溢出效应越来越显着,为应对大宗商品出口国和新兴市场面临的风险,全球金融市场的建设和监管应加强安全网,包括考虑建立新的融资机制。

优发国际最后,G20 需要考虑建立新机制来应对阻碍全球复苏步伐的地缘政治溢出效应。目前,难民危机等非经济引发的冲击也对全球经济产生了显着的负面影响。国际社会应共同努力提供财政支持,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多边机构应重新评估如何以最佳方式将资源用于需要的地方。